bodu.com

律师博客

文章归档

<<   2018年   >>

01月 02月 03月 04月
05月 06月 07月 08月
09月 10月 11月 12月

畅游书海 (14篇) 展开   列表

【转】一篇书评,把失散多年的心拼合了起来

一篇书评,把失散多年的心拼合了起来 (摘自新浪读书之大众书评网) 【作者简介】 雪漠,原名陈开红,甘肃凉州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专业作家,一级作家,深造于鲁迅文学院和上海首届作家研究生班,西部文化学者,大手印研究专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“雪漠小说研究”被列入复旦大学、兰州大学、上海

阅读(0) 评论(0) 2013-03-28 16:54

【转】沙漠玫瑰的开放

周末,莫师在课堂上讲到“沙漠玫瑰的开放”这个故事,这种来自中东无比干旱地区的小生命,在历经7天后的第八天,由“书签”而重新变绿,重新伸展枝叶,继续其生命的过程,真的让人敬畏,让人由衷感叹其生命的顽强。 莫师提到,第一个讲这个故事的人是龙应台。自己读过龙应台的好几本书,但真的没读到这一篇。特意找来,与大家分享。       沙漠玫瑰的开放  龙应台   历史对于价值判断的影响,好象非常清楚。鉴往知来,认识过去才能预测未来,这话都已经说烂了。我不太用成语,所以试试另外一个说法。 一个朋友从以色列来,给我带来一朵沙漠玫瑰。沙漠里没有玫瑰,但是这个植物的名字叫做沙漠玫瑰。拿在手里,是一蓬干草,真正枯萎、干的、死掉的草,这样一把,很难看。但是他要我看说明书。说明书告诉我,这个沙漠玫瑰其实是一种地衣,有点象松枝的形状,你把它整个泡在水里,第八天它会完全复活;把

阅读(0) 评论(0) 2010-12-20 09:59

国学大师钱穆

         最近读钱穆的书,忍不住想更进一步了解这位国学大师,所以在百度上搜索到了如下信息。 人物概述       钱穆(1895—1990)现代历史学家,国学大师。江苏无锡人,汉族,字宾四。笔名公沙、梁隐、与忘、孤云,晚号素书老人、七房桥人,斋号素书堂、素书楼。七岁入私塾,1912年辍学后自学,任教于家乡的中小学。1930年因发表《刘向歆父子年谱》成名,被顾颉刚推荐,聘为燕京大学国文讲师,后历任北京大学、北平师范大学、西南联大、齐鲁大学、华西大学、四川大学、云南大学、江南大学教授。   钱穆居北平八年,授课于燕京大学、北京大学等名校,并在清华、北师大兼课,与学术界友人时相切磋。抗战军兴,辗转任教于西南联大、华西大学、齐鲁大学、四川大学、台湾大学等各大学。撰写《国史大纲》,采取绵延的观点了解历史之流,坚持国人必对国史具有温情和敬意,以激发对本国历史

阅读(292) 评论(0) 2010-07-06 10:59

【转】法学家江平:我所能做的是呐喊

法学家江平:我所能做的是呐喊(图)  2008年12月05日13:11   南都周刊 陈建利    江平,著名法学家。 《我所能做的是呐喊》 中国要搞宪政社会主义 南都周刊:“呐喊”是你现在给自己的角色定位吗? 江平:(笑)这本书是法律出版社出版的我近期的演讲集,他们挑了里面的一句话做标题,我也同意。这个标题有两个意思。第一,我现在已不参与任何的人大和其他方面的工作,仅是一个教授。第二,作为搞法学的,希望中国现代的法律精神能够得到更高的贯彻。现在看来离这个还有距离,希望在中国的法制建设上,现代法制理念、现代宪法精神上、民主政治上能够呐喊一下。也许有人感到我把自己抬高了一点,与鲁迅的“呐喊”类比,但现在中国的确需要在宪政理念和法治精神上呐喊。 南都周刊:“我所能做的只是呐喊”,这里面有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和使命感,但也有一种悲怆的感觉。 江平:过去我担任校长也

阅读(262) 评论(0) 2009-11-16 18:04

【转】你不能不看的墓碑

你不能不看的墓碑 这部书的作者杨继绳,曾任中国新华社高级记者和编辑35年。书名《墓碑》,副标题“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记实”,上下两卷共1100页,香港天地出版社发行。 在正文之前,我得先说一下为什么我如此重视《墓碑》。1988年,我在哈佛大学作Roderick MacFarquhar(马若德)的助教,协助他——西方世界研究中国“文革”的头号学者——教“中国文化大革命”一课,他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在西方主要学府里专为“文革”开课的人。迄今,这门已开了整整20年的课,成了哈佛富有盛名的传统课程。他强调“大跃进”的失败是促发“文革”最大的因素。这段助教经历让我对这方面的研究专著一直很关注。后来,我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时,也给研究生讲过这方面的内容。 现在言归正传,谈谈这本值得尊敬的书。西方学术界通常对中文学术著作不太关注,然而,这本书却不同。它的首次发行是今年5月,但在书上市前,出版的消息已在

阅读(0) 评论(0) 2009-11-15 12:17

“30年30本书”入选理由

  1,《万历十五年》,(美)黄仁宇/著,中华书局,1982年版   入选理由:这本小册子是如此的好读,皆因它颠覆了我们对于历史的惯常写法。从此以后,出现了很多模仿这本书的人。模仿这本书的人的影响甚至大过了原作者。直到今天,我们还可以在很多新出的历史读物中发现它的影子。   2,《第三帝国的兴亡》,(美)威廉·夏伊勒/著,董乐山/译,世界知识出版社,1979年版   入选理由:在那个年代,这本书突然呈现出了一段新鲜而难忘的历史,它所引起的我们的伤痛,至今难以平息。难得的是,译笔很好。   3,《傅雷家书》,傅雷/著,三联书店,1981年版   入选理由:没有一本家书像这本书那样,影响了几代人;尤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这本书产生的影响,是当初写家书的人完全想不到的。写家书的人的遭遇加深了我们对那个时代的认识。这本书的发行量之大及重版率之高,同类书难以匹敌。   4,《第三次浪潮》,

阅读(249) 评论(0) 2009-07-08 14:15

傅雷献辞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

 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,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。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,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。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,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;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,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。   《约翰·克利斯朵夫》不是一部小说,——应当说:不止是一部小说,而是人类一部伟大的史诗。它所描绘歌咏的不是人类在物质方面而是在精神方面所经历的艰险,不是征服外界而是征服内界的战迹。它是千万生灵的一面镜子,是古今中外英雄圣哲的一部历险记,是贝多芬式的一阕大交响乐。愿读者以虔敬的心情来打开这部宝典罢!   战士啊,当你知道世界上受苦的不止你一个时,你定会减少痛楚,而你的希望也将永远在绝望中再生了罢!   注:这是傅雷先生一九三七年为本书写的献辞,一九八六年再版时应读者要求重新收入。

阅读(433) 评论(0) 2009-07-08 14:06

《英美法词典》引发的——系列之三:他们被忽视的代价

他们被忽视的代价     随着中国对外交往的深入,英美法教育重受重视,这些饱受摧残的东吴学人又被起用。但这些东吴遗老平均年龄已逾70.在英美法教育被人为割断了30年后,我国在这方面后继乏人。今后还有没有合适人选出任国际大法官职务?中国驻海牙国际法院前法官倪征日奥先生深为忧虑。 “英美法研究太弱了”   1993年,薛波正在中国政法大学读研究生,某天在查资料时,他和同学突然发现:国内居然没有一本适用的英汉《英美法词典》。   这实际上击中了一个要害:我国当代的英美法研究太弱了。   “有着上千年历史的英美法,是与大陆法并行世界的两大法系之一。”接受《南方周末》采访时,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、中国驻海牙国际法院前法官倪征日奥说,“它被广泛应用于美、英及澳大利亚等英联邦国家,以及中国香港地区。目前,联合国国际法院运用的司法程序依据英美法;国际贸易的基本规则同样依照英美法。”   “

阅读(238) 评论(0) 2009-07-08 13:10

《英美法词典》引发的——系列之二:“我们在传承”

“我们在传承”     作为《英美法词典》的主事者,薛波已在中国政法大学3号楼323房内度过了近10个年头,这个十余平方米的房间,既是编辑部、办公室,又是会议厅和接待间,很多时候还是薛波的卧房。人说“十年磨一剑”,但十年都快过去了,词典还没有出版。   在近十年的时间里,薛波经历了几乎所有能想象到的以及想象不到的困难。   没有钱,且不谈稿费,仅是买必需的国外原版书就用了几十万。最缺钱时,电话都打不起了。他曾满世界地寻找援助,从国内的若干科研机构、律师楼、大小公司,到国外的基金会、富商,为了省下邮资费,连寄往国外的信件,都要由朋友带出国后再寄。   这是项艰辛而琐碎的事业。他一人几乎身兼了所有必须的“职务”,如果那也是职务的话,从策划,主编,到总联络人、债务人、办公室秘书、会计、资料复印员、电话接线生、值班人、运输司机———仅为了把初稿带到上海给东吴老人们审校,薛波数十次往返于京

阅读(11) 评论(0) 2009-07-08 13:04

《英美法词典》引发的——系列之一:被遗忘30年的法律精英

被遗忘30年的法律精英     一群老知识分子的坎坷命运足以让我们警惕:有些忽略,会让整个社会付出代价 一本词典引出一群老人   这是一本有史以来中国最大的英汉英美法词典,460多万字,所收词条已达到4.5万多个,是日本出版的《英美法词典》的3倍。   词典的最后校样已经完成。在没有政府支持,没有经济资助,没有鲜花和掌声,甚至连正规办公室都没有的情况下,两代学人在默默无闻中历经九载寒暑的呕心沥血之作,终于接近了尾声。   国家司法部一位司长评价说:“这是个很奇怪的事,一部具有国家权威的词典,却由一群无职无权无钱的学人和老人编撰,他们做了我们整个司法行政教育系统想做而做不了的事。”   这本书后面,有一群几乎被人们遗忘的老人。   这是一些响亮的名字,一些在1949年以前就已成为法学权威的前辈名宿———   盛振为,美国西北大学法学博士,东吴大学前校长兼法学院院长;

阅读(8) 评论(0) 2009-07-08 13:00